• <source id="edx2p"><menu id="edx2p"></menu></source>

    
    

    <source id="edx2p"></source>
    <big id="edx2p"></big>

    當前位置:主 頁 > 行業資訊 > 公考雜談 >

    面對考試忐忑不稀奇,如何表達才是關鍵

    2018-10-08來源:山東人事考試網

    山東考試信息網訊:街談

    由南都主辦的第二屆“南都杯”非虛構作文大賽眼下正在火熱進行中。廣州大學研究團隊以上屆比賽小學段1391篇參賽作品共975441字次作為語料,從字、詞、句三個角度分析總結小學生參賽作文的語言使用特點,分析探知青少年現實生活狀況和心理,得到了一些有趣的數據。

    比如,“媽媽”一詞提及次數最多,達3393次,其次是爸爸,共1836次。又如,小學生作文更多使用單數人稱代詞,“我/你/他”的使用頻率遠高于“我們/你們/他們”,可能與獨生子女比例高、小學生個體意識建立有關。此外,高頻動詞中,“想”字出現最高,其次是“吃”“玩”“愛”。而在四字成語中,“忐忑不安”這個詞較為常見,導致忐忑的原因包括考試、上課、老師、比賽和競選等等。

    用語料庫、詞頻來分析寫作者的狀況乃至心態,在語言乃至文學研究里并不是什么新鮮的方法。有人就曾經用計算機統計詞頻的方法來分析《全唐詩》,發現初唐、盛唐詩人那里,“朝陽”意象出現較多,而到了晚唐,“夕陽”則出現頻率更高,由此印證有唐三百年由盛轉衰的歷史進程及詩人集體心態的變化。

    當然,這一類研究只能作為參考,到底偏愛“朝陽”還是“夕陽”,跟選擇樣本范圍、關鍵字設定等因素也有關系,而這往往體現的是文學研究者的旨趣和眼光,并不總能貼近文學歷史本身的原貌。而通過語料庫和詞頻來分析小學生的心態也同樣如此——— 難道“愛吃”“愛玩”是如今小學生獨有的特點,過去小孩子就不貪玩好吃嗎?考試最讓孩子“忐忑”,可是,只要你是學生,無論是小學生中學生,還是大學生、研究生,恐怕都是如此。

    以我自己的經驗,寫作本身正是一個學習個體經驗表達之獨特性的過程。在很大程度上,遠離和告別“高頻詞”,正是基礎寫作訓練致力于追求的目標。“忐忑不安”這個詞高頻出現,并不能直接反映現在學生面對考試焦慮有多嚴重,反而是學生詞匯、語言能力和想象力貧瘠,只要一產生焦慮,就只能想到“忐忑不安”此類大而無當的大詞,而無法用造景、摹物、通感等多元的語言手段,來表達自己最獨特經驗的能力。

    所謂真話、真情,假如陷入語言的陳詞濫調,以及程式化思維的窠臼,那么,可能只會催生出另一種虛假抒情的作文套路。語文教學的重點,本是要發展出100種方法來教孩子細細揣摩、分析和表達這樣的忐忑經驗。用白描、戲仿、反諷、遠取譬的方式來寫,而不是用一個成語來蒙混過關,按理更顯得孩子詞匯量大,家長那邊還好交代。

    作文高頻詞統計,作為了解小學生生活和心理狀態的渠道,不一定全面,卻能反映眼下中小學語文和寫作訓練的某些短板,值得老師家長們重視。我看完這份統計,其實內心還有一個遺憾,那就是作為一個主要面向廣東學生的作文比賽,高頻成語中,竟然一個本地方言俚語都無。前些年北大中文系陳平原教授就曾經直陳,語文教學對于“文化多樣性”的養育和成全不夠,“中國那么大,‘地方性知識’以及方言文化卻完全被擱置了,這實在可惜”。還望今后的語文教學,在這個方面能有所改觀。

    (來源:南方都市報 2018年10月07日 版次:AA02 )

    來源:山東人事考試網

    相關資訊

    齐齐乐棋牌